返回
首页

番茄小说移动版

m.fqxs.org

第844章 爆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时映雪接过阴魂,露出了一丝狡黠的微笑:“前辈放心,晚辈这就去。”

不知道为什么,凤天豪有一种自己被算计了的感觉。

但他自己觉得自己的实力十分高强,足以让他不将时映雪这点小把戏放在眼里,像时映雪这样的小修士,就算有所小动作,他也动动手指头就能够解决,根本就对他毫无影响。

毕竟凤天豪信奉绝对的力量,在绝对力量面前,所有的小动作、小手段都只不过是徒劳无用。

见到时映雪拿了他的阴魂之气,果断去拿了铜灯之后,凤天豪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自己的计划终于已经基本成功了。

但凤天豪倒没有急着快速动手,此时浮乙的目光一直锁定着他,就连他的女儿凤倾城也是时刻盯着他的举动,这就好像是在防范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一样,只要他动手将铜灯的术法催动,估计浮乙立刻就能够扭断他的脖子。

凤天豪便面上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内心却并非如此。

“虽然我并不熟悉术法,也并非什么术法大家,但我所布置的术法,又岂是你们能够理解的?或许你们还不知道,我想要触发铜灯里的禁制术法,只需要一个念头……”

凤天豪心里想着,随后便毫不犹豫的启动术法,可是他却发现,时映雪似乎根本没有如他所设想那般,直接被铜灯吸干。

确实,铜灯在时映雪手中,灯芯上的那朵暗淡小火焰逐渐变得明亮,但同时它竟然在反哺时映雪!

这一点,倒是让时映雪有些惊讶。

没想到她竟然在无意之间竟然还能够得到一份不小的机缘。

时映雪知道这铜灯是时凌轩曾经做出来的宝物,不过时凌轩师尊并没有将其中的特性告诉她,也说了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也不能够确定那铜灯究竟有什么变化,所以时映雪也不能够确定这机缘究竟是从何而来。

不过无论是凤天豪“弄巧成拙”,还是别的什么缘由,时映雪也不准备因此就将这盏铜灯拿走。

哪怕她有私心,但她也不会将铜灯从这里拿走,虽然时映雪不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拯救清虚界,但是如果铜灯被拿走的话,整个清虚界都可能会因为这个举动而导致毁灭——她不愿意牺牲自己来换取清虚界的平安是一回事,主动拿走净化邪气的东西导致清虚界覆灭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两件事情完全就不是同一个态度。

时映雪捧着铜灯,铜灯的力量便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时映雪的体内。

而在铜灯的反哺下,时映雪的修为境界得到了明显的提升,足足提升了半个小境界。

要知道修行一途,境界越高,就越难突破,到了分神境之后,哪怕是前进一步,都要潜心修炼数十年,乃至数百年才有可能得到进步。

可想而知这铜灯的反哺对时映雪的修为提升影响有多么巨大。

甚至连她那未完整的灵魂都得到了强化。

她的灵魂虽然还没有补齐,但是现在她的灵魂在得到强化之后,甚至都比一般人的完整灵魂要更加坚韧难以撼动。

时映雪有信心,若是让因陀国公主再一次抢夺她的身体控制权,她绝对不会像之前那样,根本没有办法抵挡了。

“奇怪了,为什么会这样?”而一边的凤天豪见事情完全没有按照自己预料的方向发展,人已经杀了。

凤天豪的内心在嘶吼,他明明已近催动了铜灯内的禁制术法,可是为什么时映雪一点事都没有?

不,确切的说,时映雪不仅仅是没有出事儿,甚至还喜从天降,反而提升了修为!

“不可能的,我那术法怎么可能会失效……”凤天豪几近疯狂。

虽然这件事情没有明确表现在每个人的面前,但凤天豪却依旧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他堂堂一位大乘境巅峰强者,凤凰一族的老族长,竟然在一个小辈手上吃瘪了?!

而且这个小辈还只是一个在他眼里不过是炉鼎、奴仆一般的小角色!

这口气让他如何咽的下去?

正所谓树要皮,人要脸,凤天豪虽然不是人,但却是更加高傲的凤凰一族,哪怕没有人知道,没有直接将这件事情说出口,他也觉得自己很丢人。

“你为什么没有事?为什么!”凤天豪几乎是直接吼出来的。

众人看向他,便发现此时的凤天豪双目已经变成灰褐色。

凤天豪的脸上甚至还有几条黑色的青筋,宛若中邪了一般。

“不好,他被这里的邪物感染了!”时映雪皱紧眉头。

这时,涟漪突然惊呼道:“你们看!事情更加严重了!”

浮乙等人都在关注着凤天豪的一举一动,但涟漪却时刻都在注意着抵抗邪物的凤倾国。

就在时映雪强化了铜灯的灯焰那一刻,凤倾国就落败了。

邪物的气息从裂痕之中宛若潮水一般涌出来。

它们虽然已经从裂痕之中涌出,但因为凤倾国拼死牵制的原因,产生的动静也并不大,而且这也仅仅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内发生的事情,涟漪就算想要告知其他人,也根本来不及。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邪物虽然爆发,但一直被凤倾国拼死压制在她的附近,根本没有扩散到这里,凤天豪却中招了?

“看来,这些年来,凤天豪早就被邪侵蚀了,之所以没有表现出来,或许就是因为他那微弱的自尊心吧,他争强好胜,自然将邪气压制在体内,但如今暴怒,便被邪气占了上风,顿时失去了自我。”浮乙感叹了一口气。

他能够看得出,凤天豪之所以愤怒,从而让邪物有机可乘,完全就是为了争一个子虚乌有的面子。

就因为时映雪在他眼里一文不值,却偏偏他又就是在这样一文不值的时映雪手里屡屡吃瘪又无可奈何,让他觉得自己丢脸丢大发了,所以一时之间心绪剧烈波动,便被这邪气占了上风。

凤倾城小脸煞白,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很想上前制止父亲,可是她又担心自己过去,会被邪物控制,到时候完全就是在帮倒忙了、

当她想要向凤倾国请求帮助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二姐此时也已经自身难保。

而今,能够帮助到她的人,或许也就只有她带进来的这几位外来者了。

尤其是那位只有分神境修为的年轻女修。

她手中的铜灯,有着可以克制这些邪秽的能力,但现在看来,铜灯的强化还不够,所散发出来的灯焰还不能够达到镇压这些邪物的地步。

时映雪需要时间。

现在她们唯一能做的恐怕就是给时映雪争取时间了。

他们一定要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否则的话,在场的她们不仅仅会死,而且会成为毁灭清虚界的千古罪人,遗臭万年。

“大家,再给我争取半个时辰的时间,拜托了,半个时辰,我一定尽力!”

时映雪也想不到事情会突然变得如此严峻,但她的能力也有限,铜灯内有禁制,若是她遣散了凤天豪的阴魂之气,那么铜灯的禁制就会将她吸干。

当然,如果铜灯真的把时映雪给吸干了,那不过就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可以做到让铜灯彻底镇压邪物的能力。

可是她也是人,她也怕死,让她拯救一方苍生,或许她会答应,但也仅仅是量力而行,而不是拼上自己的小命。

说句自私的话,时映雪做不到牺牲自己去让铜灯吸干而拯救这一切。

不仅仅是因为时映雪怕死,而是因为她的性命还关系到涟漪和浮乙的性命,也关系到燃儿的小命——她还想回到清虚界,还想去见见自己的师尊!

但是时映雪也想努力,给她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之内,她如果能够成功强化铜灯,那自然是好事儿,大家皆大欢喜。

但半个时辰之后若还是无法坚持成功,那她也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了。

邪气爆发,只要她将涟漪和浮乙都收回偃魂空间,然后直接端起铜灯逃跑,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回到灵虚界。

以这铜灯净化邪恶的能力,她完全可以逃出这里,然后破开虚空离开清虚界。

这也是她能够做到最好的办法了……

但是时映雪还是想要努力一下的,努力了,自己说不定还是能够为清虚界拼来一线生机!

“为什么你可以无视我的禁制?你一个小小的分神境,有什么能力可以忤逆我的意志?”凤天豪已经失去了神志,根本就不在乎清虚界会不会被毁灭了。

他虽然已经被邪物侵染。但他依旧执着着这件事。

“父亲,您……您醒醒啊。”凤倾城朝着凤天豪大喊。

可凤天豪并未理会,反而是斜头用着蔑视的目光看着凤倾城,目光之中毫不掩饰的鄙视这让凤倾城不由得一颤。

“你是我女儿,那就要服从于我,现在我命令你,甘愿让这神圣的力量入体,接受天神的洗礼。”凤天豪以命令的口吻对着凤倾城喊道。

不等凤倾城说话,在远处苦苦支撑的凤倾国破口大骂:“凤天豪!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你要是敢伤倾城一根毫米,就算你是我爹,我也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凤倾国是真的动了真怒,当初从她进来到这里,发现自己父亲之后。就察觉到了父亲有一些不对劲,但她并未说什么。

她虽然不讨父亲喜欢,但却十分明白自己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虽然十分好面子,但却和她一样非常要强,根本不可能会做出那种损他人性命的事情。

只是凤倾国怎么都没想到,凤天豪的阴魂竟然已经被邪物入侵了。

这样的父亲根本就不是父亲了,他竟然想着把女儿也害死,这样的人就该死!

但如今的凤天豪哪里还管谁是谁,更别说在意自己女儿了,凤倾国的威胁,在他眼里根本不值得一提。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天指之息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低档的,若是你放弃了抵抗,我们还是父女。如若不如,呵呵,我倒是有点想吃烤小鸟了。不死冥凰的滋味啊……呵呵,我还挺好奇的!”凤天豪的双眼之中已经毫无神采,口中话语更是狂妄不堪。

听到凤天豪的话,凤倾国忍不住被气的吐出一口黑血。

尤其是最后那句!

作为父亲,他居然要吃掉自己?这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不过凤倾国也知道,眼前的父亲,并非是她原本的父亲。

“哼,凤天豪,枉你还是前辈,真是一辈子的修为都修到狗身上去了。就这么一点定力,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活到现在的。”

浮乙低喝一声,身上的真龙之力爆发,直接将气势汹汹的凤天豪震退了数步。

虽然凤天豪拥有大乘境的实力,但这毕竟只是他的阴魂之体,算补上什么强中强。

若非有邪物加持,现在的凤天豪光凭阴魂,能够发挥出来的战力,撑死了也就是大乘境初期,甚至可能还不如当初的那个鬼修。

“前辈不要……”凤倾城刚想要劝说浮乙,却被浮乙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只听到浮乙对着她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你要清楚,现在他可不是你的父亲,而已经变成了邪魔的走狗!如果你不想我们大家都送命,不想你的二姐死的话,就不要阻止我。”

凤倾城内心十分挣扎,这个道理她又何尝不懂?可是这又能怎么办?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死吗?

当初本以为采摘到涅槃草就可以治好父亲,可却没想到,父亲根本就没有受伤,更没有生病。

父亲不过是分离了阴魂,可若是今日凤天豪的阴魂陨落,那么也就意味着凤天豪这个人将会死去。

凤倾城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就在这时,凤天豪突然化作一道黑风,朝着凤倾城袭来。

“盾来!”

千钧一发之时,一直中立的韩王低喝一声,一张漆黑如墨的圆盾瞬间砸在凤倾城面前,挡住了凤天豪的袭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

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修罗武神第九特区太丘之上最强狂婿女神的超级赘婿不世奇才大清隐龙漫威里的德鲁伊神级龙卫

相邻小说

剧透必须死盖世战神回到唐朝当皇帝洪荒来了无限系统从死神开始当个剑仙清末北洋海军提督崛起清末凡人仙帝路美女总裁的特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