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番茄小说移动版

m.fqxs.org

442、庆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听到朱晓静的话,宁远立刻就理解了。

宁远家庭情况特殊,他又是大哥,养成了细腻的性格,而其他大多数家庭,基本都是长辈比晚辈更能记牢对方的生日。

长姐如母,又是扶持着长大,以前条件差的时候没机会过生日,后来即使两家看似不相往来,但直到宁大强临终前,宁远才知道大姑一直接济自家。

关于生日,宁大强没说,宁大云也没提过,但谁知道那些年宁大云没有偷偷表示过呢。

关系和解后,这三年来,有两次生日因为恰逢暑假,宁远带他们出去玩了,剩下一次宁远不在家,所以宁远也不清楚,但现在她能记得,过去肯定不可能忘掉。

果不其然,宁大强苦笑道:“又让你花钱了。”

宁大云,还有姑父朱志刚,以及朱晓静,和两个小家伙,手里都提着东西。

有肉有酒有饮料,还有油和水果,都是生活消耗品。

“姑妈,昨天我没跟你提,就是怕你们花钱,你看你们这……来就来,还买这么多东西。”宁远也有些无奈。

虽然这么说,但宁远他们还是赶紧接了过来,总不能让客人一直受累拿着。

“也没什么,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想着你们什么也不缺,就买点生活用的。”姑父笑道。

迎进了堂屋,宁大强让宁岩去杀瓜,宁雨不用吩咐就去泡茶,宁雪则去把家里的零食拿出来,跟侄子侄女分享。

朱子璐和朱子恒,就是姑妈大儿子朱晓明的一对儿女,他俩跑长途运输经常不在家,孩子都是宁大云老两口管。

朱子璐其实比宁雪就小两岁,九零年的,今年也十二岁了,朱子恒倒是还小,今年才五岁。

虽然老房子宁大强不让拆了重建,但家里也被宁远找人设计,重新装修了。

从外观看,还是老房子,但进了里面,就颇有点后来民宿的感觉,显得很有艺术感,但又不会太雅不适合生活。

“小远,你们搞艺术的就是厉害啊,这老房子这么一捯饬,立马不一样了,就算比他们买的那商品房的装修还好看。”朱志刚笑道。

虽然他不是装修后第一次来了,但每次来,都啧啧称奇,喜欢不已。

以前他对艺术没什么概念,但有了现在的直观感受,立刻就觉得无论视觉还是心理上,都很舒服。

姑妈立刻道:“那是当然,也不看看小远是干什么的,能是那些人比的了的,虽然买的房子大还贵,但那都装修的什么玩意儿啊。”

对于宁远,现在姑妈是越来越喜欢,在外面谁要说宁远演的戏不好看,她能跟人吵到最后人家面红耳赤的认错。

当然,这也是极少数情况,毕竟宁远的那些电视剧,都是爆款,不喜欢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追捧。

宁大强一边给朱志刚递烟,一边笑道:“对了,小远,你姑父念叨好多次了,估计他也喜欢,你看你那朋友方便吗,回头也让他帮着设计一下?”

朱志刚立刻惊喜起来,他的确喜欢,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宁远之前不在家,倒不知道这茬,听到后立刻笑道:“没问题。”

宁大云也喜欢,但听到这话后,连忙道:

“小远,该多少钱就多少钱,我跟你姑父的确挺喜欢的,包括你大哥和大嫂,他们来过一次后,回去也一直念叨。”

从这点看,就知道宁大云的三观很正,弟弟和侄子要不要钱是一回事,但你提不提又是一回事。

如果换个人,比如他们别的亲戚,不用宁大强说估计就隐晦的提,等着你问他,然后颇不好意思的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嘴上这么说,行动上却不含糊,如果一天没弄,一天就过来问一下,等办完了,口头上表示感谢一下说几句客气话。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用姑妈,咱们还客气什么。”宁远笑道,然后一转口:“这钱我就从小静姐和小松哥工资上扣吧,反正他们也花不完。”

说完,宁远自己就笑了。

姑妈和姑父一愣,笑得更大声了。

他们知道宁远是开玩笑,而且宁远就算真这么做了,他们心里也不会有任何芥蒂。

宁远知道这点,所以这玩笑开得出口。

就像朋友,一年两年看不出是人是鬼,时间久了总会分辨,前世在宁大强去世后,跟姑妈家重新走动后,宁远越来越知道,这是个好姑妈。

虽然基本没上过什么学,但姑妈和姑父,他们懂的道理和品行,就算很多自诩为文化人的给她提鞋都不配。

朱晓静一边笑一边道:

“就会薅我们的羊毛,在公司给你做牛做马就算了,回家还要接受你的剥削。”

朱晓静这次跟着回来,但朱晓松去琼岛出差了,对接天涯那边的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暂时回不来。

随后她又道:“行了,妈,你就别操心了,这事儿我来安排。”

说完她斜瞥了宁远一眼:“其实那家装修公司,当初还是我联系的,就他这甩手掌柜,估计都不知道人家门朝哪儿开。”

宁大云立刻道:“你这小妮,咋这么多废话呢,有句老话怎么说的,拿人钱财替人——哦,不对。”

宁大云可能意识到‘消灾’不恰当,就咽了回去,然后又道:

“反正就是你端这碗饭,就要办这个事儿,看把你能的!”

朱晓静撇了撇嘴,没敢反驳,而宁远刚准备说什么,宁大强就摆手道:

“他大姑,话也不是这么说的,花花轿子人抬人,没有小静和小松他们帮衬着,小远也转不开,小远跟我说过好几次,这两年多亏了小静里里外外照应着,公司才发展到现在。”

听到宁大强的话,朱晓静愣了愣,转头看了宁远一眼,笑了起来:

“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

但刚说完,脑袋上就被宁大云拍了一巴掌:“说你胖就喘,你咋不上天呢,没小远搭这个瓜架,你自己能往上爬?”

听着他们一套一套的俗语,宁远哭笑不得,不过这些看似很俗的话,但却是几千年来国人生活经验的总结,很好懂,又符合大众的价值观,所以流传到了现在。

随后宁远笑道:

“大姑,别这么说,小静姐的确帮了我的大忙,我爸那句话挺对的,花花轿子人抬人,我们的帮助是互相的,互相成就。”

“对对,这些都是小事,只要他们都好好的,比什么都好。”宁大强笑道。

宁大云神色舒缓,但还不忘记叮嘱:

“反正你在小远那儿好好干,说你什么你就听着,别摆你的二姐架子。”

朱晓静无语道:“哎呀你——”

一句没说完,迎上宁大云的瞪眼,立刻嘿嘿笑道:“行了行了,我记着了。”

午饭是宁远做的,不过他们兄弟姐妹几个都在打下手,朱晓静也跟着摘菜。

人多力量大,除了肉菜是一大早就放煤火上炖着,其他很快就做好了。

吃饭的时候,见宁大强不喝酒,朱志刚也没喝,都跟宁远他们一样喝的可乐。

他们的聚会,其乐融融,其实宁大强自己对过生日并不在意,就像他说的:

“过一年老一年,也没啥意思,不过老了老了,看到孩子们都出息了,又跟他大姑和姑父还能坐一块儿吃饭,就感觉挺得劲的。”

众人大笑,宁岩起哄道:

“那就祝你们五十年后还这样一块儿吃饭。”

“哈哈哈哈~”每个人都被逗乐了,笑得合不拢嘴。

宁大强笑骂道:“那不成老妖精了。”

午饭后,不仅宁远和宁雨他们兄妹四个,就连朱晓静和朱子璐,都抢着洗碗,最后分工合作,有人洗有人漂,有人打扫有人倒。

而宁大强他们三个长辈,坐在那儿玩斗地主,不时传来的笑声,让宁远也觉得挺幸福的。

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下午宁远去取了蛋糕,朱晓静在街上买了两盆花。

看着院子里放了大大小小几十盆,宁大强笑道:“小静,你是想让大舅以后改行卖盆栽啊。”

“大舅,你现在在家享清福就行了,还卖什么豆腐,又不是没吃的。”朱晓静放了一个不错的位置。

“那你跟你爸说,他也不缺钱,咋还天天卖豆腐。”宁大强笑道。

回头看了朱志刚一眼,朱晓静哭笑不得:“好吧,我明白了。”

吃完晚饭,坐在院子里乘凉聊天,到九点多他们才回去。

第二天,宁远他们又去了大姑家,依然是一天。

而第三天,宁远他们包了两辆车,两家人去鄂城玩了两天才回来。

然后宁远才跟朱晓静一起回京。

因为给沙保亮定的庆功宴,就在回京的第三天,朱晓静是总负责,虽然前期她都安排好了,但临到开始前,她还是要坐镇的,毕竟要来不少媒体。

而宁远,作为老板,肯定是不能缺席的。

这天也的确是个好日子,因为一大早朱晓静就给他打电话报喜讯:

“截止到昨晚上,他的专辑已经销售超过五十万了。”

在之前,就算宁远自己期望值高,也没想到这么快的速度就到五十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

漫威里的德鲁伊神魂至尊第九特区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修罗武神透视之眼第一战神女神的超级赘婿不世奇才大清隐龙

相邻小说

武术巨星我有一支星际舰队玩家凶猛深空之流浪舰队圣光诸天普渡我的黑科技眼镜美漫大怪兽星际工业时代从精武英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