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番茄小说移动版

m.fqxs.org

458、我爱你华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就觉得香江是天堂,而美国,就是像空中楼阁一样的乌托邦,做梦都想去。”

“但后来看了很多香江的电影,实在跟只停留在文字描述的印象大相径庭,尤其是一些反应贫民的戏份,那种黑灰的暗沉色调,脏乱差的环境,并不比我们鲜亮多少的衣服,都告诉我一个事实,在哪里都有底层人民。”

“至于老美,更不用说了,那天堑一般的贫富差距,我自问没什么经济头脑,去了也不可能进华尔街,而是罗卡韦了。”

孟辉讲述着他当年对香江的印象,而江悠悠则缓缓道:

“这有什么难理解的?人人都幸福美满的世界,只存在于童话里,而且就算童话,里面也有邪恶的女巫,有无所事事的国王和辛勤劳作的小矮人,更何况是现实社会。”

对于江悠悠的三观,宁远真是挺佩服的,也不知道她是被江志强培养出来的,还是来内地后学习思想政治获得的。

毕竟,里面最重要的一课就是辩证的看待一切事物,就像上次在飞机上,她也跟宁远说过类似观点。

不过,也可能是江悠悠去过、见过,才有这种阅历。

很多喊着天堂的那些人,都只存在于想象中,就像以前的孟辉。但按照江悠悠的话,这样想的人除了蠢没有别的了。

听到江悠悠的话,孟辉哈哈笑了起来:

“那个时候,经过那些年的沉闷和压力,突然一放松,就感觉我们生活的土地一片乌烟瘴气,而国外,以及还没回归的香江就是人间净土,天天都可以吃肉喝酒,没事旅旅游、打打球,还能参与竞选投票,就想着那儿的人也太幸福了吧。”

“呵呵,那些屁民,连他们自己的市长都不了解,就凭着电视演讲,相信一个只听过他几个小时讲话的总统候选人,比你们那时候更愚昧。”江悠悠撇了撇嘴。

孟辉点头道:“是啊,我也是后来才发现的,好在我那时候没学他们偷着过去,要不然没准现在还在刷盘子呢。”

这时候宁远忽然说道:“要我说,他们就是空虚,虽然拿五千年历史对比他们两百多年的历史,被一些人嘲讽只会躺在老祖宗的历史上吹嘘,但事实上,产生的影响根本不是历史的骄傲,而是切切实实的波及到了现在。”

听到宁远的话,江悠悠这次倒没反驳,而是好奇道:“什么意思?”

孟辉他们也转过头:“怎么说?”

“仅仅说独立自主的精神,什么独立人格,这是那些白人经常吹嘘,也被香蕉人羡慕的一点,真拿历史对比的话,就能啐他们一脸。”

宁远连比划带说:“早在两千年前,我们就喊出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也就是说,从那时候起,我们的先祖就不迷信贵族。”

“我们华夏人的历史,一直都是不屈和抗争,连农民乞丐的老朱都能建立传承两百多年的王朝,而他们欧洲呢,虽然也有推翻和失败,但真溯源的话就可以发现,什么德女皇是丹麦皇帝的侄女,什么法皇是俄皇的舅舅,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千年贵族,至于他们的宗教,天赋神权,不过就是巩固统治的工具。”

说到这里的时候,宁远想到不少香蕉人讥讽华夏人奴性重,是韭菜,但好歹华夏人有‘皇帝轮流做,明天到我家’,在欧洲有这样的事么?

这就是西方宗教对他们皇权的作用,被奴役和统治,跟佛教类似,面对苦难不想着改变,而是被洗着脑的接受——

至于希望,都在死亡以后。不过西方是想着死后上天堂,而佛教是来生。

江悠悠这时点头附和:“我也这么想的,虽然我跟着父母信教,但我只是信她教人向善的部分,其中很多理念并不合时宜,而且现在时代不同,宗教的影响没那么大了。”

但宁远却摇了摇头:

“不,依然很大,你看看老美,他们如果遇到苦难,却没有成功的先例,要么在向上帝的祷告中一遍遍问着why,要么幻想着超人、蝙蝠侠、美队这样的超级英雄来救他们,但这就像空中花园一样的虚无缥缈,而我们的历史,有无数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都是活生生的人。”

江悠悠一愣,若有所思,孟辉、刘叶他们也都摸着下巴,听入了迷。

宁远笑道:“我们为什么要破四旧,不是为了破这个形式,而是破除一些人心目中的天然敬畏。虽然好的政策最后都变了味,但那位老人家的初衷是好的,就是想告诉所有华夏人:自己的命运自己把握。”

孟辉感叹道:“是啊,他老人家的想法是好的,但他却忘了,人都是有私心的,除了少部分人,大部分人都想出人头地,怎么出,就是分个三六九等,这就是阶级,他们不想平等,这是理想与现实的不可调和。但他老人家年纪大了,怕‘一万年太久’,在‘朝夕之争’下,眼睁睁看着洪流变了味,也无可奈何。”

宁远点了点头:“好歹我们敢于抗争,最后也扭转了过来,并到了现在的飞速增长,但在白人的世界,他们不会想着反抗,即使游行和示威,也没有任何目的性和纲领性,说闹着玩都不为过,最后变成一些打砸抢的破坏,原本还占理,最后也变成惹人嫌的犯罪,让他们的政府有理由有民意去剿灭。”

“对,92年的洛杉矶事件,本来还是受害者,但他们没有纲领没有经验,只能变成盲目的暴乱。”

宁远忽然笑了起来:“说到老美,我以前看到一些新闻,说什么小孩子也敢调侃总统,媒体也敢报道他们的不妥,都没有任何事,那时候我还想,他们真开明,要是国内怎么怎么样,直到后来看到一句话:美国一流人才在商界,华夏一流人才在……我恍然大悟。”

江悠悠也笑道:“不错,美国人骂官员没事,但你要敢骂那些公司,甚至华尔街巨鳄,或者犹太财团试试看,一定会大开眼界。”

说这句话的时候,江悠悠看向宁远的眼神,有着某种欣慰,神色间也比之前面对宁远的时候,柔和了许多,大概是三观的共鸣,在这一刻让她产生共情力。

不过,这眼神一闪即逝,她咳嗽了一声后道:

“在香江还好,但到了美国,这点就得入乡随俗,不过他们一些美国人骂总统没事,那是报道出来的,还有很多人信以为真试着做,也同样被上门训诫过。这样的例子很多,所以不要相信报道,如果是普遍现象,媒体才没那么闲,只有稀有他们才会争先恐后的报道。”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在那儿看书的曹如龙忽然出声道:

“你们意思一下就行了,非得聊这些,要是放到几十年前,你们都跑不掉。”

宁远他们对视一眼,最后还是江悠悠吐了吐舌头:

“曹院长,您就别吓唬我们了,这不是时过境迁了嘛。”

曹如龙没好气道:“可你也得看看现在什么时候,虽然你们说的方向是正的,但难免会被人曲解,就像他老人家的伟大理想被一些小人给扩大成了污点。”

江悠悠一怔,随即明白过来。

宁远也了解了,因为就在前几天,沙保亮接到邀请,参与央视的国庆晚会,演唱他那首经过改编的《我爱你华夏》。

有曹如龙的话,他们接下来也没继续这个话题。

虽然这次是因公出差,但他们没有聊话剧,也没有聊演出,就聊天南海北的事情,分享各自的心得。

虽然偶尔也有不一样的看法,但也没有争吵,都是成年人了,谁也不会想着在嘴上压倒别人就觉得胜利,除非能扭转对方的认知,所以,这一路上倒也其乐融融。

到了香江,就有江志强安排的大巴车过来接他们。

被带到酒店后,江志强又为他们安排了盛大的接风宴。

话剧院就是以曹如龙为首的领队,而远大公司这边,自然以宁远为主,至于承办方的香江安乐公司,以江志强为主。

在晚宴上,他们三人依次上台讲话,曹如龙的最简短,除了感谢就是希望,而宁远,除了这两样还多说了一项,就是代表剧组团队表示:

“好好演出,把每一场都当做最后一场。”

这番话,得到在座嘉宾们热烈的掌声。

欢迎宴会,可不止话剧院和远大、安乐公司,还有香江那些合作剧院,以及一些演艺方面的名流,包括程龙、张漫玉、杨凡和谢停风也都来了。

除此之外,还有几家受邀媒体。

既然是受邀的,肯定不会不分时宜的到处采访,而是原原本本的记录,直到最后问答环节,才问了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其实就是演出的最大亮点,通过他们的笔,宣传出去。

第二天,几家主流媒体就不约而同的发布新闻,柏林戏剧节金奖作品《川省好人》受邀来港演出,程龙、张漫玉等联袂捧场之类的通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

神级龙卫第一战神重生网络大佬最强狂婿大清隐龙女神的超级赘婿第九特区不世奇才新时代导师太丘之上

相邻小说

武术巨星我有一支星际舰队玩家凶猛深空之流浪舰队圣光诸天普渡我的黑科技眼镜美漫大怪兽星际工业时代从精武英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