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番茄小说移动版

m.fqxs.org

461、变被动为主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熟能生巧,表演也能相通。

很多选择改变性别,或者喜欢当小受的男性,以及恰好相反的女性,在从小的时候,要么环境影响要么自身认知的原因,都不把自己当这个性别,至少也是不喜欢自己现在的性别。

有了这个基础,他/她们会在兴趣、爱好,以及穿着打扮,包括心理上把自己当成相反的性别。

如果演员也这么做的话,大概就是体验派了——让自己相信自己是女人/男人。

而布莱希特,在体验之后创新了自己的理论:间离。

就表演方法而言,“间离方法”要求演员与角色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要把二者融合为一,演员要高于角色、驾驭角色、表演角色。

单就宁远在沈德和崔达之间转悠的表演,高于他们的话,大概就是无性别、或者雌雄同体?

比如《圣传》的阿修罗?或者莲花童子哪吒?

显然不是这样。

如果说受戒的和尚,是身体力行的体验派,那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大概就是间离,把身体和灵魂间离,高于自身这个‘角色’,但内核没变。

当然,这也有些片面,并不是间离的全部。

还有另外一种,翻拍,不拘泥于原著,但又有自己的内核。就像西游记和大话西游,射雕和东成西就。

宁远颠覆以往——在以前,大部分都是女演员演沈德,然后女扮男装演崔达。

到现在为止,这种都是主流,而沈德变崔达,实际就是换套衣服戴个帽子贴点胡子。

虽然好的表演能让观众忘记外在,就像宁远前世,潘越明自己一个人演出四种感觉,但在话剧舞台上,这种分割会显得单薄,毕竟没有影视的细腻和转场。

还有另外一种,就是沈德和崔达找女演员和男演员分别饰演,这种的好处就是幕次间的间隔不需要太久,甚至随时都能换场,而且完全分割清楚。

但两个相貌的人,又会让观众的观感割裂。

宁远这种,其实有点冒险,好在他的女装扮相很成功,而且选的都是大舞台,如果换成先锋话剧的小剧场,甚至圆形环绕剧场,那就不是柔媚,而是大洋马的彪悍。

毕竟他的身高超过一米八,即使穿上低跟鞋,也更高了,而且还得增加上围和臀围来凸显腰身。

大舞台离得远,反而效果更好,小舞台就完全暴露缺点了。

另外一点,就是时间。

因为化妆和换装太费时间,即使化妆师合作了这么多场,宁远换装也熟能生巧,但毕竟是需要时间,造成幕次间间隔太长,让观众再次观看时还得重新找感觉带入。

每一个都有利有弊,也是不同时代的产物,就像明年那部同名音乐剧,其中还用了很多粤语,甚至接地气的把词改的非常香江话,就像那不是发生在川省,而是香江。

虽然这么一改,脱离了原本的架构,但这出剧本身就是一个开放式的给人思考和启迪,而且主线并没有变。

更何况但连《东成西就》那样的颠覆都能让观众接受,这种改编也不算什么,还能吸引观众兴趣。

只要不把沈德改成——“沈德跟刘叶饰演的飞行员渣男结婚,然后飞行员把她骗得凄惨,她无所作为就在家里痛哭,然后含辛茹苦拉扯孩子,等渣男在外面穷困潦倒,又用博爱迎接他回家”这种喂屎行为,观众都能接受。

当然,就算这种,从这几年开始的苦情戏里就屡见不鲜,并在几年后迎来爆发,毕竟……收视还真不错。

有时候,太以收视、票房论,或者说以观众兴趣进行创作,也不是什么好事,就像当年东北的二人转,为了迎合观众越来越荤,同样的还有湘省沙市的歌厅大舞台,都是完全以观众喜好为出发点。

所以布莱希特的间离,除了演员表演要高于角色,同样也要高于观众审美。

不过,这种说起来容易,真操作起来,一不留神就会变成王佳卫的《东邪西毒》,高于角色,也高于观众,但支离破碎的串联让观众看得云里雾里,反而刘镇伟的《大话西游》,就把这二者结合的恰到好处。

大话无论从哪点看,实际上它更符合文艺片的范畴,还是一部悲情文艺片。

虽说大话的成功不仅仅在于刘镇伟,还有周星池的精湛表演,但这部电影,导演和编剧都出自刘镇伟之手,再加上补救《东邪西毒》的惨赔而拍的《东成西就》,无论从哪方面说,刘都比王强。

宁远有时候思考这些的时候就会想,其实商业和文艺,本身就没有太大的隔阂,为什么非得分割开呢,就像《大话西游》,能给人以观看时的视听享受,结束后还留有余味的思考,就很好。

实际上,很多导演如果正儿八经的不考虑拿奖,仅仅从这两个方面去雕琢片子,不少人都能拍好,但悲哀就在于,无论华夏还是西方,都人为的把这些割裂开,而后为了评奖和拿奖,就投其所好的为赋新词强说愁。

不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算是宁远,也不能免俗的想要奖项,所以这些也只是他个人的牢骚,自己都做不到,又怎么要求别人?

舞台上的表演依然在继续,虽然说‘如痴如醉’有点夸张,但此时此刻,绝大多数观众的确被吸引住了。

这出剧脱胎于布莱希特的原著,但有留比莫夫几十年前导演的经验,针对现在的风格进行调整,也跟宁远和孟辉的东方思想进行碰撞,又经历了柏林戏剧节的反馈,还有国内的巡演,一直在表演,一直在调整,精益求精的打磨,自然越来越好。

当演出结束谢幕的时候,掌声立即汹涌如潮,然后有人带头,越来越多的人站了起来,表示自己的敬意。

闪光灯对着台上不断亮起,随后又对着台下,记录这一盛况。

每个人都有预感,这出剧经过今晚,绝对能在香江立足,并火很长一段时间。

谢幕之后,有的人出场,有的人直奔后台,想要跟演员近距离接触,但无一例外的都被拦住了。

几个小时的演出,对精力、心力都是极大的损耗,而且想演好,更得全神贯注,哪还有力气接受采访,更不要说接待呈十倍百倍的观众。

更何况,后台地方并不大,观众又太多了,一旦引发事故,别说继续巡演,连他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因为解释了原因,观众们虽然遗憾,但也都表示理解,就都离开了。

不过,媒体依然没走,都守在外面,他们想着,你总不能不出来吧。

其他人的确累得够呛,但宁远还好,而且这时候观众都走了,倒不用担心他一露面引起争先恐后的拥挤。

所以商量了一下,就宁远一个人出来了。

看到宁远,这些记者赶紧围拥过来,一会儿的功夫,宁远手里就握了一堆话筒,上面挂着各式台标。

不等他们发问,宁远指着墙上的钟表道:“不好意思,因为最近行程排得比较满,只能跟大家简短的聊一下,时间控制在二十分钟以内,谢谢。”

“宁先生,你是怎么想到采用这种男扮女装的方式来表演呢?”

一出来,就有记者抛出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

“布莱希特的这部剧虽然好,但经过几十年的演绎,很多观众就算没看过,但也多少知道,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改变,让它焕发生机,也提高它的趣味性,让观众更喜欢。”

“这是不是意味着,现在话剧表演上,需要通过这种噱头来吸引观众呢?还是说,观众更喜欢这种另类演绎?”

宁远心道这些香江记者的确能问敢问,也毫不顾忌,上来就一口大锅盖头上,你要是不能解释清楚,就等着明天他们以点带面的偏向性指引。

“观众的口味是多样化的,包容性也是很强的,就像你早茶不可能吃了叉烧包,就不能吃虾饺了,一样道理,旦角从来都不是女性演员的专属,早在多年前的戏曲上就有丰富的实践。”

宁远打了个太极,而且反应很快,让这些记者意识到,这家伙并不像这个年龄的小年轻那么好糊弄。

于是,更尖锐的问题就来了:

“既然你的这版《川省好人》能在柏林戏剧节拿下金奖,说明你们演的很好,今天来了这么多明星,是不是他们觉得不服气,想来见识一下?”

你特么……能不能再苟一点?

心里mmp,宁远脸上却笑嘻嘻:

“今天真的非常感谢这些前辈和同行的捧场,表演是一个庞杂的艺术种类,就像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平时只要能抽出时间,我同样也会去影院、剧场,或者在电视前看他们的作品。”

宁远的回答,从来不正面应对,因为他们就是在挖坑,无论你怎么说,都会被找到漏洞,所以宁远只能跳出来顾左右而言他,这也是前世多年的实践经验。

紧接着,宁远不等他们发问,主动说道:

“我知道大家很关心这部话剧,我简单的说一下吧。虽然在形式上,我们跟以往的表演有了改变,但内核和主线依然保留,而且这本身是一个开放性的探索……”

在宁远的滔滔不绝下,这些记者根本插不上话。

再然后,宁远抬头看了看时间,微笑道:

“好了,关于这部话剧,大概就是这些,谢谢各位,我们时间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

修罗武神太丘之上重生网络大佬女神的超级赘婿大清隐龙新时代导师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不世奇才第九特区透视之眼

相邻小说

武术巨星我有一支星际舰队玩家凶猛深空之流浪舰队圣光诸天普渡我的黑科技眼镜美漫大怪兽星际工业时代从精武英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