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番茄小说移动版

m.fqxs.org

465、磨盘上最雄壮的驴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宁远也不知道自己那个梦什么意思,总之早上醒来的时候,脑海里还一片红彤彤的景象,就像是自己通过牛眼看到的一样。

因为这个梦,让宁远不自觉的想起快被自己薅秃了的吴雁祖。

虽然迄今为止只有《游园惊梦》和《新警察》两部,就算争取到了《旺角黑夜》,也只有三部,但都是吴雁祖的代表作,尤其是《新警察》,给他带来无尽的人气。

不过,因为宁远薅了刘叶的《那山》,也给了吴雁祖机会出演《蓝宇》。

至于结果却跟前世不一样——不是饰演蓝宇的吴雁祖获得金驹奖最佳男主角,而是让饰演陈捍东的胡君拿到了,那就不是宁远能控制的了。

毕竟,吴雁祖的关祖,只是让他拿到了金驹奖最佳配角,反而蓝宇可是拿最佳主角的,这么算的话他其实更占便宜,而且这个类型的片子他甚至比胡君更有经验。

就像某位大佬说的,可能这就是人生吧。

┓(´∀`)┏

其实在这一世,对于吴雁祖来说,一无所知的他并不知道这一切,自然不会有失去的痛苦,唯有知道前世经历的宁远,偶尔想起会有些许的惭愧。

这是无知是福的另一种诠释?

虽然有些不恰当,但被宁远薅过的人并没有这种意识,也就无所谓失去。

但宁远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一世跟前世是否还一样,毕竟有些地方发生了改变。

或许……就像两条平行线,那个世界的宁远,早在那场哈啤之后尘归尘土归土,而在这个世界,他就是十八岁出演《还珠》出道,然后经过艺考、演那山等等经历,到现在成为内地首屈一指的当红小生,以及成功的青年企业家。

两个世界互不干涉,仅有的联系,就是宁远脑海里的一些记忆,但对于这个世界的所有人来说,他们依然过着自己的生活,走着自己的路。

想明白了这一点,宁远那点惭愧也烟消云散。

当然,这种念头就像姨妈,时不时会来一下——不一定每个月都有,但每当特定的时候就会想起,让他心里泛起几圈涟漪,然后又归于平静。

看时间还早,宁远也没去叫这些夜猫子,准备先下楼去酒店的花园练功——酒店是江志强安排的,自然差不了。

但没想到,刚到一楼就看到不少记者,如果不是高档酒店的保安素质过硬,没准就让他们闯上去了。

这会儿看到宁远,一个个就像被扔了鱼雷的鱼塘一样,全都活蹦乱跳起来。

“宁先生,我是……”

“宁先生,你们是怎么……”

“对于昨天的盛大排场……”

……

宁远站在那儿没动,脑海里纳闷着这些家伙都不用睡觉的吗?

现在才七点好不好?

开工这么积极?

不过随后他也意识到,报社电视台也不止那么点人,现在的这批也肯定不是昨晚那批,他们可以车轮战。

关键自己昨晚上好像跟他们说过今天没空?

还来这么早,可真够敬业的!

这时候,宁远挺想上去把刘叶拎下来: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对于艺人来说,对媒体又爱又恨,甚至说句不好听的话,既想当那啥不被打扰私生活,又想随时有个动静都被大爆特爆维持热度的立牌坊。

但现在宁远的身份变了,他不光是剧组演员,同时也是三家承办单位之一的老总,盈利也有他一份,对于话剧的热度,在不影响正常演出的情况下自然也希望多多益善。

所以,宁远楞过之后,就走过去跟他们打招呼。

这些记者没有经历昨天的场面,看到宁远的年纪还颇有些轻视,也挖了不少坑准备等宁远往里跳。

不过,他们更怕宁远被自己这边的阵仗吓住,然后转身就跑。

宁远不仅没跑,反而笑呵呵的迎上来,倒让这些记者有略微的意外,其实他们已经准备突破保安的重围追过去。

来了就好,嘿嘿嘿嘿……

但几个回合下来,这群娱记都有些懵了。

确定他是八零年的后生仔?

怎么跟泥鳅似的滑不溜秋?

本想抓他的把柄,也确实问了、回答了不少,但转过念头却发现,除了把自己双手弄湿外没有任何收获。

当然,宁远顾左右而言他,主要是针对昨天那些名流、大腕。

宁远也不清楚他们的喜好和过来的目的,自己回答并不合适,如果是江志强,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但以这大叔的秉性,估计记者都摸不到他的影儿。

等到记者的耐心消耗的差不多,时机成熟,宁远就反客为主,开始自问自答了。

“你们是不是想了解柏林得奖的情况?我跟你们说,去柏林,真的去对了……”

“还想知道什么?哦,是不是关于认识留比莫夫先生的过程?这就得从我们去莫斯科参加戏剧节说起了……”

光自问自答,宁远一个人就聊了足足半个钟头,让记者们大眼瞪小眼。

我擦,这么省事儿吗?

你已经成熟到……可以让我们变成录像机、录音笔了?

虽然如此,但关于这方面,宁远说得的确挺有料,也抓一些让人感兴趣的点,条理清晰的表述,勾起了记者的好奇。

渐渐的,记者不仅没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不过开始的时候宁远也定了时间,最多一个半小时,八点半结束。

时间再久估计酒店都该不满了,哪怕这里平时人流量不大,但已经吸引了不少宾客的注意,并围拢过来,好奇的打量宁远,交头接耳的询问。

所以,关于柏林戏剧节,关于这出话剧在莫斯科的诞生,被留比莫夫重点关照,以及来这里演出的初衷,宁远都捡好听的说。

还有刘叶,这位自己旗下的演员、话剧的男二号,宁远也不吝溢美之词,同时把好盆友孟辉也夸了一通。

因为来香江演出,来源于程龙和张漫玉的聊天,所以宁远也顺带把电影宣传了一下,作为参演演员,票房同样多多益善。

再说了,看得人越多,也名气越大。

八点半到了,记者们心满意足的走了,就算不走也没用,宁远说完“抱歉,我到现在还没吃早饭”,就拱了拱手,对众人眼神微笑致意后,就客气的离开了。

至于晨练还是算了吧,真要出来了,记者还能错过?

来到自助餐厅,一边吃,一边看着餐厅里的电视放着早间新闻。

在娱乐板块里,对昨晚的演出报道的时间挺足的,尤其是那些明星的到来,每一个都引起极大的欢呼声,看着就挺带劲。

反倒是关于话剧方面,给的时间并不多。

宁远也知道,媒体就是投观众所好,关注什么就挖什么。

不过,今天宁远没有让他们得偿所愿,但好歹也说了另外一些他们感兴趣的话题,当然宁远的目的也达到了——把注意力回到话剧上面。

宁远就着新闻下饭,比平时吃的都多一些。

其他人都是快十一点才起来,毕竟也没有特别要紧的事情,排练只要下午把关键的地方走一遍就够了,时间很充足。

得知早上宁远竟然还下楼接受了一个多小时的采访,江悠悠都呆了:

“你属马的吗,昨晚跟我们一起睡,早上起这么早?”

马这种动物,一天就睡两三个小时——记忆力好就有这种优势,哪怕之前宁远偶然看到的冷知识。

“不,你说错了,他属驴子的,磨盘上最雄壮的驴子,精力旺盛到可以二十四小时推车。”刘叶眨了眨眼睛。

江悠悠有点懵,不过也没多问,反倒是刘叶被宁远胳膊肘回捣了一记,当时就让刘叶闷哼一声,缩成一只大虾。

刘叶能知道这梗,当然是从宁远那里偶然听到的,有机会就学以致用,但宁远气的不是他说出来,而是不分场合的说。

现在江悠悠不清楚,以后相处时间长了,难免不会知道。

再说了,就刘叶这个嘴上没有把门的夯货,鬼知道他什么时候就给秃噜出来了。

眼神狐疑的在宁远他们身上转了一圈,江悠悠虽然还不清楚到底什么意思,但也大概明白刘叶话里有话,而且不是什么正经话,于是瞪了刘叶一眼:

“一丘之貉!”

刘叶还没怎么着呢,宁远鼻子都快气歪了:“说他别带上我。”

“你比他能好多少?”江悠悠反问。

“至少香江到京城的距离。”宁远顺着杆子往上爬。

“切!”江悠悠撇嘴:“原来比他还烂那么多!”

宁远:“……”

我特么是这个意思?

这小娘皮绝对故意的。

在江悠悠他们去吃饭的时候,宁远在房间分别打了几个电话。

首先是给程龙打的,宁远知道他习惯晚睡晚起,这个时间,大概他也刚吃完早饭。

对昨天的事情道谢后,程龙笑道:

“小意思,而且就算不是你演的,我对这出话剧好奇之下也会去看的,并不完全是因为你,不用放在心上。”

顿了顿,程龙又道:

“过一个礼拜,你抽出两天的时间,后期配音还需要你过来一趟,另外到时候的宣传,你作为主演之一,也要跟着。”

“没问题,宣传前给我通知就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

神级龙卫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新时代导师太丘之上不世奇才女神的超级赘婿漫威里的德鲁伊第一战神重生网络大佬透视之眼

相邻小说

武术巨星我有一支星际舰队玩家凶猛深空之流浪舰队圣光诸天普渡我的黑科技眼镜美漫大怪兽星际工业时代从精武英雄开始